但不管怎么说,三个人能和好如初对于宴欢来说是件好事儿,毕竟谁也不愿意家人每天见面都是冷冰冰的仇视。

    可她一转眼又看到了宴盈盈。

    这个小女孩也真是有魔力。

    自小体弱多病,胆子小得就会躲在霍凛怀里哭的小女孩,竟然能轻易的让被抢走哥哥关爱的霍然也喜欢她护着她,更别说大人了。

    如果霍凛和宴盈盈一直是兄妹之情也就算了,但偏偏霍凛长大后对宴盈盈感情变了,和霍凛谈恋爱这个事儿,始终是宴欢心头一桩事儿。

    自己的儿子英俊多才,能力卓绝,未来一定不可限量,走到哪儿都如耀眼的阳光,这样的人一定也要是金光闪闪的女孩才能匹配得上的。

    可怎么就是一个宴盈盈呢?

    宴欢站在门口看着客厅的三个人,宴盈盈和霍然是侧对着她的,两个人一边吃一变看着电视屏幕,就没有注意到宴欢。

    而霍凛,一抬头就看到了她。

    看她面上先是露出欣慰的笑,然后又忧心忡忡。

    母亲的心思,霍凛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他隔着那么远,就冲母亲一笑,然后和平时一般无二的语气声音开口:“妈,您回来了。”

    他站起身,正笑哈哈的宴盈盈和霍然赶紧站起身,因为有些慌乱,甚至还不小心碰掉了零食。

    宴欢看出了她们的紧张,宴盈盈低着头不敢看人,霍然脸上也露出尴尬,不过随即就转变为撒娇:“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我都要饿死了!”说着还轻轻的拉了拉宴盈盈的衣袖,然后放开,朝着宴欢走了过来。

    这一切宴欢都看得一清二楚。

    自小宴盈盈就潜移默化的和霍然还有霍凛约定了些小动作。她都知道,一直都觉得是孩子们的小秘密,但是现在确实细思恐极。

    这女孩到底是有魔力呢?还是心机深不可测?

    “妈?”

    宴欢被霍然抱了个满怀,看宴欢似乎若有所思,就轻轻的摇晃着自己母亲。等宴欢看她的时候,她就嘟着嘴:“妈,你都到家了还在想什么呀?生意上的事儿?哼,难道你的生意比你宝贝女儿还重要呀?”

    “说什么呢?谁能比我们然然小公主重要?”宴欢在霍然鼻子上点了点:“生意也当然不会。”

    宴欢说着带着霍然往里面走,两个人走到客厅,宴盈盈下意识的朝着霍凛的方向躲了躲。

    如果是小时候,可能宴盈盈已经躲到霍凛背后去了,可是前些年宴盈盈突然一反常态,胆子大了还和霍凛水火不容的,自然也不会躲了。

    现在两个人都和好了,怎么也不躲了呢?

    宴欢看着宴盈盈,没有讲话,空气大概都凝固了几秒钟,霍凛上前一小步,自然而然的拉住宴盈盈的手,就算宴盈盈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霍凛却紧紧握着不松手。

    他面上不动声色,笑着对宴欢道:“妈,今天爸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啊?”

    “他和他那些徒弟徒孙们聚会。”宴欢淡淡的说着,拉着霍然一起坐下,客厅的气氛这才有了变化。

    霍凛看看宴盈盈,也拉着他一起坐下,还硬是要和宴盈盈挨着坐。

    宴盈盈脸上别扭,但是被霍凛十指紧扣的握着手,慢慢的也就安静下来了,但还低着头不敢看宴欢,只是小声的叫了声:“姑姑。”

    “嗯。坐吧。”宴欢看了这两个人刚刚的小动作,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跟霍凛说:“你爸爸馆里的一个学生不是做了游泳馆的教练吗?他的几个学生在这次全国游泳比赛里都获得了不错的名次。所以这次游泳馆庆功也叫上他了。”

    “哦!”霍然点点头,却也颇为得意:“我爸爸所有的公司所有的生意里,他最得意的就是他的游泳馆了,哪怕年年往里面倒贴钱……”

    “口没遮拦。”宴欢的语气严厉了些,霍然立即靠在宴欢的肩头:“是是是!我说错了!”

    说完小声嘀咕:“真是护短护的紧,说你老公半句都不行,哼……小小年纪天天吃狗粮,真是可怜的我们。”说着她从宴欢怀里起身,径直过去拉住宴盈盈:“走了走了,我们不要吃狗粮!”

    这又不是宴盈盈家,坐着的也不是宴盈盈的妈妈,被霍然拉着,人虽站了起来,但却没敢走。

    小时候在宴欢面前她必须乖巧,而现在她面对宴欢的时候更不可能乖张了。

    宴盈盈不敢动,霍凛也站起身,拍拍她的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