碌的。从鲜花到花瓶再到凹造型,加上每个茶室的主题都不太一样,让瑶瑶和馨雅着实忙得可以。期间在入心也见了几次天华,但是因为瑶瑶心系给花凹造型的宏伟事业中,使得天华的几次搭话都不怎么成功。

    “魏总管,入心茶庄的景致可真好,而且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我给每个花瓶下端留了配诗的地方,如果有哪个客人雅兴来了,可以即兴赋诗一首。”瑶瑶真正和魏总管解说自己的工作成果。“您看就像这样”魏总管顺着瑶瑶的目光看向观兰亭中的蝴兰雅室内摆放着的艺术插花,白色的瓷瓶上印着寥寥几朵花瓣,雅致且很符合雅室的气息,花瓣下方一首小诗映入眼帘。

    清风点蔎携香去,细雨亭前柱上愁。

    杨柳青枝悄入内,茶烟袅绕静中柔。

    “这两句是你自己写的吗?”魏总管问话中带着欣赏。

    “嗯嘿,是的。写的不好,但是我的极限了。其实我这就是个示范,这种小趣味游戏能给客人们多点发挥的空间,可以增加茶室与客人之间的互动,更多的提高顾客对茶室的归属感,就是宾至如归的一种诠释吧。”瑶瑶有点不好意思的用手抓了下后脖子,赶紧解释道。

    “瑶瑶小姐真是好心思。这一个个的插花放在雅室中真是添色不少。我想我们真的可以长期合作。”长期合作呀,瑶瑶的心里一颤,这个不少钱呢。瞬间财迷的瑶瑶看着魏总管就像看见了一颗金元宝,这颜色光泽怎么看怎么漂亮呀。

    “咳咳,简小姐。您看我们也认识一段时间了,且不说您是小少爷的朋友,单从年龄上说,在下托大一点,不如您和小少爷一样叫我魏叔吧。”魏总管什么人没有见过,看着瑶瑶的表情就知道什么情况。这不赶紧岔开话题,顺便拉进一下关系。

    “能叫您一声魏叔是我的荣幸呢。”瑶瑶从善如流的接下了魏文森的善意。两人各自存在自己的一点心思,一边聊一边走着,等到所有雅室都确认完成,已经下午5点多了。有了魏文森的通风报信,天华在他们将事情谈完的时候,准时出现了。

    “魏叔,这是爷爷给你的资料。恩,瑶瑶也在呀?”天华将手里的包裹递给魏总管,略微诧异的看着瑶瑶,一副好巧的样子。让在一边的魏总管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试问小少爷什么时候对一个女孩子这么在意。

    瑶瑶被周天华的的表情逗笑了,这几天有事没事的经常会在入心碰见天华,但是一是由于工作的时候不易分心,二是因为自己心里不知道该如何摆放这个初恋的位置,所以一直都以工作为名没怎么理天华。直到今天工作基本上已经完成,心情很不错。再看到天华的一瞬间,瑶瑶突然释然了,想那么多做什么顺其自然吧。

    “是呀,好巧。不过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准备回家了。”瑶瑶笑着对天华说道。

    “嗯,今天结束的时间挺合适的,你看这会儿也快到饭点了,不知道能不能赏个光让我请你吃顿饭?”这么多天终于看到瑶瑶真心的笑容,天华如获珍宝一般。立刻感觉自己可以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正巧,我今天想吃好的又舍不得花钱,你出现的可真及时。”终于想通的瑶瑶选择了顺应自己的内心。“魏叔叔,那其他事项您和馨雅直接商议吧,我负责的这部分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了。”

    “恩,好!也难怪你们的花店这么受追捧,你们对于不同雅室的插花设计都完全贴合,实在是太厉害了。希望我们以后能够长期合作。今天辛苦你了。”魏文森当着周天华的面毫不保留的表现出自己对瑶瑶花店的认可和长期合作的打算,让周天华很满意魏文森的识相。

    “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话说回来我还要感谢您对我们花店的认可和提携。”瑶瑶很喜欢这个有点年纪的魏总管,觉得和他交流很顺畅。

    “好了,走吧。我已经想到带你吃什么了,要是去晚了我可不保证还能不能点到他们家的招牌菜。”周天华看到两个人都差不多客气完了,便开始催促瑶瑶。“魏叔我们走了。”

    “好的,小少爷慢走,简小姐再见。”魏文森听出了他家小少爷的急切,果断结束了和瑶瑶的对话。看着天华带着瑶瑶走到他的车边,很绅士的帮瑶瑶拉开车门。

    <!-- csy:26356017:3:2019-11-19 01:18:02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