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里,瑶瑶一直跟着三师兄学习剑法,而师尊和大师兄总是忙忙碌碌的经常不在谷中。

    “不对,师妹你的剑招是没有错。但是绵软无力像是跳舞一般。你看要这样,出剑要快,脚下要稳,还有你的眼神不够狠,我觉得你还是基本功不扎实。”闫博文到时一直很认真的教着瑶瑶,只是话语间的嫌弃让瑶瑶很不爽。

    “这样吧,我们现在开始一招一招的练。你跟着我,第一式一剑起山河,腰要直、剑要稳不然等你意随心动的时候,水容易散。恩,就这个先练上五百便。”要是七师兄简德蓝这么说瑶瑶一定觉得他是在故意整自己,但是从三师兄嘴里说出,瑶瑶只能认命的一遍一遍练习,直到对方满意。

    “好,还不错,休息十分钟再继续。”听到可以休息的瑶瑶,直接身子向后趟去,就在快要挨着地的瞬间,一道水墙将瑶瑶接住。

    “师妹不错啊,现在对异能之力的控制是越来越娴熟了。”休息时间的闫博文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一面。

    “三师兄,温柔真的不适合你,你这样无对接的转换状况我很不适应啊。”瑶瑶一动不动的躺在自己召唤的水床上,有气无力的抱怨着。

    “臭丫头,我这是为你好。再说我的手段比起师尊那可是差远了。你想让师尊来教吗?”闫博文笑骂到。

    “那还是师兄你教吧,至少你教的话生命有保障。”瑶瑶现在想起自己被师尊一次次被扔下瀑布的惨状,现在都还觉得酸爽无比呢。

    “对了三师兄,我听七师兄说过师尊的伤已经上百年不见好转了,目前你们四处寻找的药材中只差一味叫海燕奇花的草药便可炼制有利于师恢复的丹药是吗?”瑶瑶看似无意的问话其实筹划很久了,当日在师尊处碰了壁,瑶瑶没有办法去问别人,因为她知道瞒不过师尊。与其再被浇湿一次还不如找个师尊不在的时候问三师兄。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但也不全对。我知道老七的心思,当初本想让你去采药,可如今被师尊放在这碧云谷是哪儿都别想去,他的心思也就慢慢歇下了。”闫博文看见瑶瑶一脸的迷茫知道她其实还有很多事情不了解,算了给她说说吧。

    “你应该知道自己无法走出这碧云谷,但是你大概不知道师尊对你做的限制是天宗以下的人都无法带你出去,其用意就是再提防我和老七私自带你外出。”

    “可是为何要如此,我自愿去采药也不行吗?”瑶瑶对这样的安排很是不理解。

    “你可能不知道,那海燕奇花所在的地方在震源深海秘境之中。而这样的秘境最差也要人宗以上的等级进入。若是你前往光是那秘境对你的威慑力就有可能让你站不起来。就算我们将你一路护送至那奇花自成的结界之中,可里面危险重重谁又知道是个什么光景。”

    “可既然是限制的等级要求,就说明里面应该是我能承受的,只要小心一些还是有可能采到药的呀。”

    “你又没有去过这样类似的秘境,你怎么知道不是陷阱,而且你也说是有可能,就说明你本就没有底气。”起先闫博文打了瑶瑶的主意,希望能带她去采药的。毕竟跟了师尊这么多年,还是希望师尊能快些好起来的。不过这几个月相处下来,闫博文发现瑶瑶确实如师尊说的那样,天赋极佳,又吃得了苦,若真是因为这样死了,实在是有些不值当。

    “那师兄教我一些保命的本事不就好了吗?师尊的伤不能再拖下去了,最多一年再不想办法恢复就没有恢复的可能了。”瑶瑶没有想到三师兄居然认可师尊的话,觉得不让自己去采药是正确的,这样瑶瑶有些急。

    “怎会?你是如何得知的?”瑶瑶的话让闫博文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师尊是什么觉醒师兄你不会不知吧。”瑶瑶意识到自己声音大了,立刻从水床上爬了起来,走到三师兄跟前小声的说道。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师尊他是百年不遇的水种则主之人。而且据我所知师尊之后已经好几百年了到现在都没有再出现过第二个,可见天资之高。”说道师尊的闫博文眼中流露出的崇敬之意险些闪瞎瑶瑶的狗眼。

    “师兄你只说对的一半,难道你就没有怀疑师尊多年未收徒,怎么突然想通收我了?”

    “嗯?”

    “我,唉!我和师尊一样。”瑶瑶原本真的不打算说的,可如今师尊说不通,自己还要找师兄们帮忙,不得不说实话。

    “恩?一样什么?嘶,你的意思是你也是水种则主?!”听了瑶瑶的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闫博文有些不敢相信。又是简家,这简家是要独霸天下的节奏啊,不过还好一个是自己的师尊,一个是自己的师妹。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