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周家这个老太爷,也是个传奇一样的人物。周老太爷全名周蔺权,父亲是家族旁支且没有通过考核,按照族内高层的要求娶了其母,两人虽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是婚后日久多少生出了一些感情也算是幸运了。两人前后生了三个孩子,周老太爷排老三,上面有两个姐姐。

    在周家只要是男人,无论主脉还是旁支都要参加考核,只要没有通过家族考核一样都会被家族当做女人,用作联姻的工具。当时个方面一直并不出色的周蔺权在家族考核上竟然一鸣惊人,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考核,入了当时周家家主的眼。之后便开启了他的强势人生,连带他的两个姐姐也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一些优待,也算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回到花店的瑶瑶和馨雅默契的准备着方案以及插花样品,期间馨雅看了瑶瑶好几次,发现她完全没有说情况的打算。于是在实在忍不住的情况下终于问了出来:“呃,刚才送咱回来的小少爷跟你,嗯?”

    瑶瑶叹了一口气:“恩,就知道你忍不住这颗八卦的心,我们呢就是高中同学。以前关系比较好,后来突然没有了联系,刚才算是久别重逢吧。”

    “完了?!你也太敷衍了吧!你们只是同学吗?我看他刚才见你那样子可够热情的。一副终于见到亲人的表情,啧啧。”馨雅明显对瑶瑶简明扼要的回答很不满意。

    “行了啊,你既然什么都猜到了还问什么,再说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嗯,看破不说破!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内敛啊。再说了,咱还一堆活呢!能好好收收心,认真赚钱吗?”瑶瑶含糊的回答让馨雅忍不住的一个劲朝着瑶瑶飞白眼,都是些什么呀?看来这里面还真是大有故事。哎算了,还是先工作吧,八卦以后有的是时间。

    直到深夜,两人才将所有东西准备齐全,瑶瑶洗漱完毕后躺在自己的小窝里,看着装点成夜空的天花板微微有些发呆。大脑不受控制的闪现着中学生活的一幕又一幕。周天华这个名字,她已经假装遗忘很多年了。只是初恋是难忘的,当年她和天华是最佳搭档,天华弹钢琴而她是小提琴。音乐的心心相惜让两人之间产生了懵懂的情愫。本来两人约定了要一起考国内最好的音乐学府,却在高考前的一天晚上收到了天华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对不起,我不能履行约定了,当我们有幸再见面的时候,请一定给我解释的机会,你的大华。

    起先瑶瑶以为是天华家里不同意他报考音乐院校,他就妥协了。当时瑶瑶还挺生气,觉得天华不守信用。可后来在去找老师估成绩的时候,才听说天华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参加高考。当时的瑶瑶就已经从生气转为了担心,但是由于家里不知道什么原因的突然巨变,导致她们家从西市匆匆搬走,并且放弃了学费昂贵的音乐,选择了奖学金丰厚的的设计专业。只是由于瑶瑶的不甘心和一丝侥幸,毕业后又回到了西市开了一家小花店。如今5年过去了,原本沉寂了许久的心在今天的突然相见后,又升起了阵阵涟漪。

    这是的天华也同样没有休息,在周家豪宅内,周天华的房间内灯火通明。当年为了讨好上层,给他使绊子的这些人,现在一个也落不下好。周家就是这样等级森严。通过考核的人就是家族的上位者,站在绝对的高度上。而且更不要说天华当年参加的是周家最难的考核,他如今的地位仅次于周家老太爷周蔺权。

    “主子,查到了。”说话的是天华的私人管家刘武崖,仅效忠周天华一个人。私人管家这类人是每个通过考核人员的标配,是根据考核等级来分配私人管家的等级,周天华用的这类管家是周家最高级别的配备了。“当年您和简小姐的同班同学吴卫东,和周家算是带点牵连,为了巴结您大伯家的小儿子周霄虎,按照周霄虎的提示已同窗的身份给简小姐传递了一些您的虚假信息,比如:您遭遇不幸的可能性比较大这类话,以此借机安慰。并且试图和简小姐成为男女朋友来打您的脸。不过当时,简小姐对他并没有什么意思。”

    “哼,好呀!看来当年想拿我讨好那些老家伙的人还真不少!”此时的周天华正靠在他的棕色躺椅上看着当年他和简瑶瑶参加表演的照片,温柔的眼神、平静的语调,看似和谐的画面却让刘武崖感受到了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

    “瑶瑶,瑶瑶,快起床!入心的魏总管和我联系了,合同模板都直接发给我,啧啧,这费用给的,那叫一个很豪爽!”馨雅高兴的在瑶瑶房间外面喊叫。

    “多少钱?看你兴奋的...哇,还真是不少!这入心茶庄可真大方。”还在睡觉的瑶瑶听到费用,二话不说就立即爬了起来。

    “一点没错!”在一旁附和着的馨雅想着今早魏总管很是和蔼的语气中话里话外的提到瑶瑶的情况多少有些套话的意思有些微微走神,想来这个小少爷和瑶瑶的关系应该很不一般呀。

    签约是愉快的,工作却是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