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瑶瑶,22岁,一个设计系的本科生,毕业后自己没有找工作的打算不说,还蛊惑了同为设计系毕业的好友刘馨雅,将其诱拐上自己的贼船,在西市的桐巷里合开了一家小花店,取名花芯妖府。

    花店的设计是两人一同完成的。虽说店不大,但对于喜欢浪漫的简瑶瑶和总是追求完美的刘馨雅来说,设计花店就像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战,两人用尽全力和花店大战了三百多个回合才将其拿下,简直有一种劫后重生的错觉——累脱水了。

    为了使花店符合店名的气质,两人选择了复古并贴近泥土色的大门,门里门外用各种暖色调的干花、仿真花还有少许的绿萝藤蔓装饰遮掩,真真像极了小花妖洞口,让人仍不住想要走进去探寻一番。进门后,锦簇的各色鲜花随即映入眼帘,种类繁多香气宜人。并且都被主人用各类大小各异,造型不一的花架花瓶分层摆放,使得浪漫的气息流动在花与花之间,悄悄地感染着经过这里的每一个人,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喜欢上这里。继续沿着花廊再略走上几步,便能看到用来包花的小厅。米黄色小桌旁放立着一个个垒起的木制格子,上面每一层都整齐的摆放着包花用的工具、各色的彩纸,还有紧挨的墙壁上挂着的各式的花带,无一不凸显包花人的专业和情调。不仅如此,瑶瑶和馨雅还设计了自己的工作装。彩色的花环、淡雅的衣衫,两只无忧无虑的小花妖被诠释的淋漓尽致,美丽耐看。闲暇十分,她们还会在这里用干花、彩带、小绿叶等包花剩下来的边角料做些漂亮的手工艺品,放入陈列柜中等待有缘人将它带走。

    也许是因为花店的雅致,再加上两个年轻女孩儿手艺不错,做事也认真靠谱的缘故,花店生意倒是格外的好。慢慢的,花芯妖府在西市也有了些许名气。于是一些雅致的茶室、高档的西餐厅开始找她们定制一些符合环境的艺术插花来提高自己的顾客好感度。

    这天中午,瑶瑶正在为新到的鲜花安家落户而忙碌时,花店的电话响了。

    “啊,真讨厌,馨雅快去接电话!我脆弱的灵感可禁不起这般的摧残。”瑶瑶懊恼的喊着馨雅,没有丝毫打算起身的意思,心心念念的全是如何给她的宝贝鲜花们凹造型。

    还没等瑶瑶把话喊完,馨雅就已经赶紧将电话接起来了,明显是深知自己搭档的德行。

    “喂,你好!这里是花芯妖府,我是小馨。”馨雅用轻快愉悦的声音说道。

    “你好,我是入心茶庄的总管,姓魏。我们想请贵店帮忙添置一些艺术插花。”对方是男性,声音听起来很有磁性。

    “奥,入心茶庄的魏总管啊,您好,您好!感谢您对小店的认可,我们非常非常乐意为您效劳。为了能更好的达到添景效果,我们一般需要去茶庄实地观察一下,不知道您那里是否方便?”入心耶,豪到爆的茶庄,馨雅强忍着心中的激动问道。

    “呵呵,贵店真是敬业。我这边没有问题,那就明早九点我在店里等您。早上一般没有客人,看起来会比较方便一些,可以吗?”

    “嗯,可以的可以的。我们两个人去,明早九点准时到店,您要是方便加下我们花店的微信吧,还有什么要求您可以随时微信我。额,对对,是的,我们开车过去,呃,呵呵,五菱之光,拉花用的。。。。。。”说到后面,馨雅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略有点不好意思。以往的茶室也就算了,虽然也被吐槽过自己二手的五菱之光,但是咱脸皮厚不介意呀,没钱换呗。但是作为本市最豪的茶庄没有之一存在着的入心茶庄,馨雅不禁有点心虚,此时的她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换个好点的车了。

    “嗯嗯,嗯?”对方的声音明显停滞了5到6秒之后再次响起“嗯,两位明天来看地方应该不用带太多的东西吧,要不这样,两位直接打车来吧,往返路费由我们来承担如何?”

    “啊,好的,好的。那明早九点见,唉唉,好的,再见。”得,自家店的车不仅被嫌弃还被嫌弃的很彻底呢。

    “瑶瑶,咱明天晚点开门啊,姐先带你去逛个豪宅。”

    “呵呵,逛豪宅?你就开咱那洋气的五菱之光?我才不去勒,你自己去吧。和之前一样多拍些照片啊,大体思路你定,我扣细节就行了。”瑶瑶一边摇头一边没好气的说道。其实最早嫌弃车的就是瑶瑶了,你说五菱之光就算了,还是二手的。咱盘店装修的钱都投进去了还差这点钱,真是。想到这里瑶瑶又忍不住对着馨雅一个白眼翻过去,差点没把馨雅气死。

    “你说说你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咱这店里,大到装修小到彩纸彩带哪个不是我去谈的最低价,你说车再便宜再便宜也上万了吧,能省一点是一点对不对!我累死累活的还这么不落好,也不知道当初是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自己开店撑不起来,一幅不能没有我的可怜样儿……”

-->>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